Advertisements

齊白石作畫!女徒弟誤以為「漏畫了幾筆」隨手添上 售價764萬名畫「跌至63萬」網歎:自作聰明

引言

疏散元非用世才,日高林戶尚慵開。為憐湖上青山好,行到冬青樹底來。——《畫》

楚國有家人,趁著祭祖完畢所有家人都在這裡,有人就提議將祭祖的酒賞給一個人喝,前提是要贏得比賽,於是那個人提議在規定時間內,誰可以把蛇畫完畫好,這壺酒就賞賜給誰。於是人們紛紛拿上樹枝就地畫起了蛇,有一人畫得極快,他看著其他人都還在磨磨蹭蹭,於是想著炫耀一下自己的繪畫功力,他轉手就給自己畫的蛇添上了腳。



Advertisements

隨後那人輸掉了比賽,因為蛇是沒有腳的,由於加上了腳人們並不承認他畫的是蛇,這也就是所謂的「畫蛇添足」,後來就用這一成語來形容自作聰明的人。中國畫自古以來就講究意境,將情感寄託於畫中山水之中,留給看畫人想象空間,這樣的畫不僅寫實,也會含蓄地表達情感,所以國畫對於畫家的要求極高。我國國畫界也不乏泰斗,齊白石就是其中一位,他筆下的花鳥魚蟲充滿趣味,往往一幅畫中簡單明了也留給人無窮的想象空間,他的畫作更是價值連城,收藏家都以有一副他的真跡為傲。而他的一位女學生鬧出了一個笑話,沒有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就算了,還在齊老的畫作上畫蛇添足,一副764萬的作品變成了63萬。


Advertisements

齊白石有一幅畫作《耕牛圖》,這幅畫作是他為數不多備受爭議的作品,許多人提出疑問,畫中的波浪應該是豎紋,但是他成了橫紋 ,二是水面並無倒影,要說因為有老農和牛,水面並無完整的倒影就算了,甚至連殘影都沒有,實在是離譜。三是農夫的姿勢應該在耙柄的兩側,並不應該在耙柄的中間,這樣是極其不規範的動作,會導致他無法平衡耕耙。四是耙齒遠遠高於水面,這樣根本就耙不到籬笆。五是耙齒和牛腳離得太久,都要刺到它的腳,這是十分危險的。更奇葩的一點是,牛耳應該在牛角後方,而牛角應該向後彎曲,並不會像畫中那樣朝天彎曲。一幅畫中,就讓人們找到了6個槽點,比起齊老畫的蝦,人們認為他這幅畫極其「敷衍」,完全就是憑空畫出,並沒有實際觀察。

Advertisements


而齊老的女學生郭秀儀「解決」了其中一項爭議,她完全臨摹了老師的《耕牛圖》,要說得到了齊老的真傳的人確實不一樣,兩人的畫作不仔細看根本區分不來,但是郭秀儀在自己的畫中加上了倒影,這樣一看,就要協調多了,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齊白石的《耕牛圖》拍賣了746萬,女學生郭秀儀的賣了63萬,而造成差別如此之大的原因就是畫中的倒影。

Advertisements


眾所周知,國畫講究意境,齊老的畫中的「殘缺」更加刺激了觀眾們的想象力,就好似如果把他畫中的「爭議」全部完善,人們就不會對這幅畫作展開聯想,它就只是單純地成為了一幅寫實的山水畫,正是因為有「缺失」,人們才會有想象空間。郭子儀畫出了水中的倒影按理說並不是畫蛇添足,但是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,每個人想到的倒影形狀也大不相同,一旦畫出來了,就「固定」了,這樣,觀賞畫的人就在無形之間被畫家限制了想象,反而少了些鑒賞國畫的情趣。


Advertisements

看過這樣一個故事,有個畫商,他買了一副《牧童》畫給客人,然而客人身上錢並沒帶夠,就說先交定金,第二天才能取畫,客人一走,畫商再看了看這幅畫,覺得牧童和牛之間少了條牽引繩,就順手畫上了,第二天客人一看,就不願買了,他說這樣反而破壞了畫的意境,直呼畫商外行,破壞了畫作。由此可見,在國畫中,畫作是否有意境是多麼重要的事情。

筆者感想

Advertisements

山水畫對於畫家的造詣要求極高,畫中要有所畫事物的「形」更要有「意」,就如郭秀儀一樣,多畫了倒影,並沒有錦上添花,反而還限制了別人的想象,國畫的歷史也如我們的文化一樣源遠流長,十分考究畫家的格局,多畫一筆少畫一筆都有著天壤之別,完全照著山水,飛鳥蟲魚的模樣畫只能說是還原了畫家所見,然而只畫「形」而藏「意」才是大師手法。正如生活中一樣,錦上添花是好事,但是不經思考就盲目行動,就可能造成畫蛇添足的尷尬局面,而想要取得突破,就應該有「國畫精神」,提高「形」的前提下要不斷提升自己的文化底蘊,才會領悟到在哪些地方完善,在哪些地方適可而止。

參考文獻:

《畫》

《戰國策·齊策》


文章參考:UC資訊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